Aileen的申請季,就像8點檔的電視劇。

第一次聽到康奈爾的名字,Aileen就無可救藥的愛上了他。拼命追求,只為離他更進一步。那時候Aileen的眼中,只有康奈爾。直到NYU阿布扎比這個“霸道總裁”的出現……

本文系創作計劃原創文章,如果你有任何留學相關的故事/收獲/話題/經驗想要分享,歡迎掃描文末二維碼,添加馬甲微信,發送關鍵字「創作計劃」加入我們,豐富的稿酬等著你。

初識康奈爾

我的故事,要從2016年說起,那時我剛上初三。

我并不是一個“好學生”,相反,我是個班級排名倒數十以內的,中考估分最多只能上第二批次普通高中的學渣。我報名參加了國際部的招生,最主要的原因是有著嚴重國際部stereotype的初中班主任拼命鼓吹:“國際部不要讀書的,天天就是看看美劇喝喝奶茶。”

就這樣,我還沒有讀完初三就從初中部考上了同校的國際部,說是考上的,其實大家心里都清楚:對于我們這種小城市的國際部來說,選拔是不存在的,只要交學費就能進。

我被分在慢班,不過我無所謂,更不驚訝。一邊暢想著接下來三年的“幸福生活”,我一邊漫不經心地聽著歡迎演講。

可就在這時,一個改變我命運的名字傳入了我的耳朵: “康奈爾。”


“我們國際部自第二批畢業生以來,始終保持著一年一個康奈爾的記錄,這在全市是絕無僅有的……”主持的老師聲嘶力竭地喊著。

閑著也是閑著,我掏出手機,百度搜索“康奈爾”。

“康奈爾大學(Cornell University),位于美國紐約州伊薩卡,是一所世界頂級私立研究型大學……

康奈爾大學sat 落在紐約州西北部手指湖地區的伊薩卡小城(紐約市西北約四個小時的車程),當地湖光山色,風景秀麗,幅員遼闊。康奈爾的校園位于手指湖群之中最長的卡尤加湖最南端的山頂上,俯瞰大湖,雄渾壯觀,儼然一道世外桃源的風景線。校圖書館上方的鐘樓每天都由學生表演敲鐘音樂,每日太陽落山時敲響校歌及其它樂曲,回蕩在校園的山坡上和卡尤加大湖畔,很有視聽震撼效應……”

我的目光久久地落在這句話上,然后是網頁的圖片。我閉上雙眼,那湖光山色還是在我眼前,仿佛馬上就能落進去,落進去,暢快地沉溺。

周圍的一切如同潮水般退去,我的心突然溫柔得難以言喻。我忍不住低聲念道:“康奈爾,康-奈-爾,”舌尖向上,分三步,從上顎往下輕輕落在牙齒上。康,奈,爾。我細細地辨,感受那種悠揚婉轉的音調,真好聽。你的名字,就這樣,第一次在我的唇齒之間響起。

“康奈爾。”

因為你,我有夢可做

是什么不一樣了?我sat 在人群中是那么不起眼,卻覺得自己和周圍的人都不一樣了,仿佛已經不再屬于這里。我用最快速度翻看著一切與你有關的信息,我的心里仿佛有什么東西在飛向天空,飛向我看不見的,地球的另一端。

你是常春藤,你是美國最優秀的大學之一。我變得很低很低,一直低到塵埃里,但我的心是歡喜的,并且在那里開出一朵花來。

時間像被拉長了,我開始sat 立不安,我不想聽演講了,我想快點去教室,快點上課,我想站起來,跑起來,我想學習,我想把這么多年來落下的功課全部補上,然后去見你。那時候,我應該很優秀,我不會因為自己配不上你而焦慮,我會自信滿滿地站在你面前,張開雙臂擁抱你。

然而,現實很快把我從幻想中拉了回來。

首先,所有考上康奈爾的學長學姐,無一例外出自快班。同時,學校的一切資源都偏向于快班的學生—從師資的安排,到社團中的偏見……如此鮮明的區別待遇會帶來什么,不言而喻。

不過很快班主任就帶來了消息,初三下半學期的期末考試中,慢班的總分前三名達到快班平均分,就可以在高一開學后轉進快班


這無疑是給了我絕處逢生般的希望,我狂熱地努力起來,不但刪光了所有的游戲,還每天夜里偷偷跑去宿舍陽臺上背單詞或者教科書。我開始成為慢班的優秀學生—老師們是這么說的,盡管“慢班”兩個字被咬得很重。

期末考試之后,我不出意料地轉進了快班。我喜極而泣,我第一次意識到努力真的有收獲,我離你,又近了一步。

為你,我從沒退縮

“我見過你這樣的學生,就是那種一開始就特別努力的學生,”班主任對我說,“可這樣的學生往往到后面就使不上勁兒了,特別容易被別人拉下去。”

我不知道該怎么回答,可我知道,我沒有別的選擇—經過了初中渾渾噩噩的日子,我太明白自欺欺人和止步不前的代價了,我只能兩眼一閉往前沖。可直到這時,我才意識到自己與別人的差距究竟有多遠——不僅是初中的成績,更是從小受到的教育

有的同學初中就開始背托福詞匯綠寶書,有的從小上外教一對一,有的在家和父母用英語對話,有的每年放假去國外參加夏令營,有的本身就有綠卡……詞匯量,閱讀速度,語感,口音,聽力……我自然遠遠落在他們之后。

我不知道該怎么辦,只能選擇笨鳥先飛:一個暑假,我幾乎每天都六點起床,一天把三十頁GRE綠寶書反反復復背三遍,背累了就聽托福聽力,甚至開始嘗試做SAT閱讀。

我已經不再把學習當作痛苦了,相反,我在精疲力竭中獲得了極大的滿足—努力的感覺太好了,世界突然充滿了無限的可能。

其中最重要的,當然還是康奈爾。我還沒有告訴任何人我已經愛上了它,可我已經把每一根指甲都染成了Big Red,一低頭,便是滿心的歡喜。

我像罌粟花一樣隱秘地興奮著,沒有人懂我,我也不需要別人懂得。

開學后我發現,已經把GRE翻黃了的我,標化水平哪怕在快班也是佼佼者。可我不能停下,我的基礎實在太薄弱了:我分不清主謂賓,看不懂數理化,我的GPA岌岌可危。

我只能繼續壓榨自己的時間,我反反復復地刷教科書后的每一道題,不懂的地方直接寫在手上,等著自修課去問老師。有時候修完仙,從手掌到手腕密密麻麻全是字。

“這么拼命啊,”班主任說,“你已經到我班上來了,你還想要什么?”

我無言以對,即使是現在,我提起康奈爾還是像個笑話。

可忽然我又笑了,我想起了你—有了想要追逐的光,即使是迷茫痛苦的時刻,也夾著甜。我跑得越來越快,因為走路,真的來不及

是你給我勇氣
讓我能做回我自己

高一五月,首考SAT 1480
高二九月,首托 112
十月,SAT2數理化 2400
十二月,二考SAT 1530

手持菜刀砍電線,一路火花帶閃電:僅僅一年前還是我心中仰望的大佬,如今被我甩在身后;托福口語28是我最大的驚喜;就連亞太十二月的逆天curve,都沒能阻擋我的腳步。

堅持和奮斗讓夢想得以照進現實,這大概是最俗套的情節,卻總是譜寫出最精彩的故事。

那天晚上,我悄悄跑進了名人堂。
很快了,很快了,很快我的照片,也會被貼在這里。

我再也不用遮掩了,我毫不避諱地告訴每一個詢問我夢校的人“康奈爾”。有了兩年的努力,我就像釘上了鐵掌的馬,可以縱情地在巖地上奔跑,展現自己過人的力量,而不用擔心受傷。

AP7門5分,3門4分,活動、競賽也相繼到位了,我的夢越來越清晰:上學路上的早高峰被我想象成瀑布淙淙,教學樓的樓梯是康村的山,下課鈴是鐘聲敲響,操場邊的野CAT 是小松鼠……我離康奈爾,只是個時間問題了

我的同學中不是沒有“情敵”,不過一聽說對手是我,他們都不約而同地換了ED校。

“我們國際部一年一個康奈爾,今年就是你啦,”升學指導的眼中,有無限期許。我用力點頭,在他眼中,看到同樣自信的自己

文書很快就寫好了,我甚至覺得,word limit不足以表達我經年的愛戀。我期待著,向你大聲表白。

精神出軌NYU阿布扎比

申請季,我仿佛游離于緊張的氛圍之外,在我的世界里,連飛揚而過的時光都是安靜的,帶著一層撩人的粉紅,輕輕地揚起,落下。

旁人看向我時,或艷羨,或欣慰,我也有著片刻的得意,仿佛我生來,就是要成為康奈爾的女人。


世事突變,我看似圓滿的人生,就在我與他相遇的那一刻,全盤顛覆。

他叫紐約大學阿布扎比分校,乍一看貌不驚人,卻迅速卷走了我的心。

他說,往后四年,他養我


我看著那個紫色的網站,恍惚間還是三年前,我第一次打開康奈爾紅色的網站一樣。那時我還一手電腦一手字典,如今已是一目十行。

如果當年我沒有愛上康奈爾,我現在會是什么模樣?一邊胡思亂想著,我一邊看著滿屏艷麗張揚的紫,心頭卻突地一跳,仿佛有什么溫軟的東西,一下子溢了出來。

也許一開始確實是因為全獎愛上的他,可越看官網,我越發覺得,這才是最適合我的學校:

他說,我可以先參加candidate weekend,去和他面基再做決定。
他說,他有來自兩百多個國家的學生;
他說,每個學期他都會組織學生去周邊國家游歷;
他說,他的學生畢業時護照都被印滿了。

比起在村里自閉學習,走更多的路,見更多的人是不是我更想要的生活?我馬不停蹄地點開了每一個頁面—我想要知道他的一切。

“你在看什么,笑成這樣?”同學的聲音把我拉回了現實。我一愣,“康奈爾官網,”我順順溜溜地撒了個謊。

就這樣,我精神出軌了。

紛紛擾擾的情鎖,纏繞著一個我

可我為什么還在對所有人說著,我要上康奈爾?我克制著,克制著自己的情意,任憑它在心中瘋長蔓延。終于,在我夢到自己被NYUAD錄取,笑著醒來的那個清晨,我意識到,我必須和升學指導談一談了

升學指導:

“你看上他什么了?”
“我看上他的錢……啊不,我是說,global education.”
“那你拿他當備胎吧,你成績肯定夠……”
不,我ED賣身契。”

升學指導:


“我……喜歡上他了,”

升學指導看勸說無果,便撂下一句話:“因為你一直說要ED康奈爾,現在全年級只有你一個人ED,以往每年都是錄一個ED的,你要是換ED,馬上就會有很多人來ED康奈爾,之后你就沒有后悔藥了。”他猶豫了一下,繼續說道:“我在這里干了很多年了,我發現每年錄康奈爾的學生都有一種氣質……你就有這種氣質……”

心跳似乎漏了一拍,我的指甲嵌進了掌心。

我的眼前,又出現那片湖光山色,山巒、瀑布、鐘樓、櫻花……我朝思暮想的風景離我咫尺之遙,我卻要中途逃亡?

“我再想想……”我說完,便倉皇逃開。

想做你的瘋女孩
摘下眼鏡放下乖

一連幾天,我失去了所有的生命力,像一株見不到陽光的植物在角落里腐朽。我茶飯不思,耳機里循環著悲傷的情歌,不知道的估計還以為是失戀了。

同學們開始蠢蠢欲動,變著花樣想要套我的話;老師們則憂心忡忡,分頭做我的思想工作。

“其實你也可以折中一下,ED康奈爾,EA阿布扎比,康奈爾拒了你再ED2阿布扎比。畢竟ED是用來沖一沖的,阿布扎比就有點……”

“那要是康奈爾錄了我呢?”我脫口而出,連我自己都驚訝了。

“你瘋球了???你當年為了康奈爾……”

一瞬間,我想起了這三年我為了康奈爾付出的種種—I feel like my life is flashing by,我看到自己張揚熱烈的眼神,看到自己穿過歲月的迷霧,一路披荊斬棘而來……或許他是對的,我一直是這樣為愛癡狂的瘋子;也許,是聽不到音樂的人,才覺得跳舞的人是瘋子

Here I am, standing at the eye of a tornado, seeing nothing but my life swirling all around me.就在這一刻,我看清了自己的內心。

And I always let my heart decide the way.

兩個星期后,我接到了candidate weekend的邀請;又過了兩個星期,我踏上了阿聯酋的土地。

一切都太快了,我幾乎分不清現實和夢幻。

但我不再驚慌。我全心全意地,在自己熱愛的世界里閃閃發光:沙漠晚會、盧浮宮、bazaar,還有你能想象到的所有的膚色和口音,匯織成了一個五光十色的理想國。等我四天后重新回到學校時,仿佛從一場大夢中醒來。

三天后,NYU放榜,網頁上,是最大號的“Welcome Home.

紐約大學阿布扎比分校全獎錄取的故事,一場青春狗血愛情大戲,就這樣落下了帷幕。

推薦閱讀

??成功拿到紐約大學的offer,只因我在活動和文書上做了這件事-NYU錄取標準是什么?

??“理工直男”MIT,”體育健將”斯坦福,”富家子弟”NYU,你的夢校是什么標簽?_盤點美國大學的“人設”

??在承受UCB/Umich/USC/UPenn四連拒打擊之后,我終于收到NYU的offer-如何在申請季保持良好的心態

??拿到紐約大學社會學的offer,我在文書和活動上作對了什么事?我的SAT多少分?-NYU本科錄取案例分享

 


2021最新美國/英國大學地圖免費領取!

覆蓋美國綜合大學TOP100、文理學院TOP60和英國大學TOP30

精準標注位置,涵蓋學校核心錄取數據

添加客服并發送關鍵字「地圖」

即可免費領取印刷級高清電子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