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騰老師大部分的時間里都把自己埋在一線改文書或者和學員面談,很難得有機會聽他談一談對工作和教育的理解。今天讀到這篇訪談的時候,盡管我已經認識涂騰6年,但依然還是被他的故事打動了:雖然我們對運營和增長有很多理解,但在業務內核里我們首先是一個有教育追求的公司,涂騰的訪談很好地闡述了我們對教育的理解

申請工作看起來高端但充滿了繁瑣,既要高屋建瓴地幫學員謀劃長遠又要能俯身到田地里默默耕耘,更要有能力協調學員、父母和團隊等多方的立場、有技巧地建立互信并逐步探尋最佳的平衡,面對上面的這些挑戰,精通英文反倒是顯得最基本的一點了。

今天借著涂騰老師的視角,我們把教育內核展現給大家,也把申請團隊的工作成果和大家分享一下。做好的教育,做好的產品,我們會走得越來越遠。

——曾老師點評

涂騰老師/被訪人
鹿伊/采訪人

名校錄取是一場持久戰

Q1:2021Fall申請季結束了,我們一共服務了多少學生?能否請您先做個簡單的回顧介紹?

A:2021年TD全程申請的學員是81人,去年是47人。整體來看,我們依舊是一個規模比較小的教育團隊。但我覺得是好事情,因為每一個學員的申請季都是高度個性化的,每一個好的顧問能夠全力指導的學員也是有限的。

Q2:這次申請季,有沒有特別好的喜報,或是印象深刻的經典案例可以分享?

A:去年是多事之秋,有疫情等一系列事情,但是咱們的學生還是拿到了很多好offer。比如像芝加哥、康奈爾,萊斯,范德堡、UCLA、伯克利等;也有普高學員錄取到前十的文理學院,比如漢密爾頓、史密斯等

最近剛剛有一個學生在常規輪被康奈爾的建筑學院錄取了。他剛簽約TD的時候就想上康奈爾,但中間的過程很曲折:當時SAT不高,對于申請規劃的理解也比較模糊。但是他很樂觀也很堅定,后面也在咱們TD這邊上課,SAT分數提高到了1540。文書也從去年春季開始早早啟動,一遍遍修改。ED康奈爾的時候,我們對他都挺有信心的,但他被康奈爾defer到RD階段,好在他心態比較平穩。一直到前幾天,他媽媽和我們說超級感謝,康奈爾RD錄了,感覺像天上掉了個餡餅砸中了。

類似這樣的案例,我們會特別開心,因為覺得他的努力和熱情被看見了。康奈爾是他的夢校,我們看著他不斷提升自己讓自己和夢校更匹配,最后通過努力和一些幸運收獲offer。無論是文書還是從整體的設計上,我們在這個過程很開心能夠幫到他,因為這是一個圓夢的故事

在申請過程中,我們在提前批一直建議學員主動出擊,雖然這意味著申請顧問的壓力更大。因為這個堅持,今年我們也收獲了一些意外的好消息:我們的學生在EA階段收到了4枚密歇根安娜堡的offer,而密歇根大學在EA階段的錄取是很不容易的:即便符合要求,也會習慣性把學生defer,往后拖,拖到最后明確學生意向時再發offer。密歇根綜合排名全美24,是很不錯的學校,拿到這樣的offer,給依舊想在RD沖擊夢校的學員打了一劑強心針,和老師繼續穩步推進,期待后續的結果。申請的好結果并不都是ED一擊而中,對于不少名校錄取的學員來說,都是一場持久戰,作為申請顧問,我們很榮幸和一屆屆的學員并肩作戰。

TD2021申請部分offer及好評
向下滑動查看更多,點開可看大圖

Q3:最近印象最深的市場活動是什么?

A:最近連續進行的幾場案例分享會。上周的時候我做了一場,然后接下來負責文書和規劃的鼎南老師、馨婕老師也會陸續分享申請季的指導學員的案例和心得,每一場都很值得期待。

其實每年到了這個時候,每個申請顧問都有一肚子的新故事和創作思路沒有公開分享過。這些故事和思路剛剛在申請季得到了結果的印證,經過復盤和回顧,我們終于可以和大家分享,讓TD社群的學生和家長走進幕后,看到優秀文書背后的構思,顧問老師和學員的互動方式。

每一次這樣的分享,其實也是申請顧問對過去一年自己的成長和回顧,無論經過多少個申請季,我們依舊在和學生一起成長。

2021年部分申請講座

Q4:后期老師在申請季特別忙,最忙的場景是怎樣的?

A:申請季高峰期老師們真的很辛苦。馨婕、Alice和Sarah老師幾乎每天都在為自己的學員修改稿件;有一次鼎南老師為了改文書直接搬了一張床睡在辦公室;負責網申的郭老師、秦老師在晚上11點多還在跟學生對信息交材料,類似這樣的場景有很多。

鼎南老師和他的行李箱

這種忙碌一定程度上是不可避免的,并不是由于顧問老師們或學生的拖延。無論這些學生多早進入服務,到了申請季,他在最后就會有大量的文書和材料需要去進一步修改、完善,因為這些都必須在他最后確定了學校以后,才能夠真正去完成最后的步驟,所有學生的時間點是一樣的。所以其實難的不是整體任務重,而是在同一個時間處理大量的,需要最終確定的工作。就好比同時你有10多本書都要一起出版,你要跟10多個作者同時去核對。不管學生之前完成得怎么樣,他們最終做定稿決定的時間是相同的。因此,最后的沖刺往往都很辛苦。

教育的本質,很多時候是“逆本能”做事

Q5:您認為一名好的優秀的申請老師最大的特質是什么?

A:大部分的服務行業,讓客戶爽就可以了。做申請如果想讓他們爽,其實很快,學生和家長說什么,就都贊同,不去做任何智力的輸入,我也不去勸他們改變想法,大家都可以很輕松很快樂地結束你的申請季。

但是既然是做教育的話,一定程度上必須是逆本能的。

比如說在很關鍵、火燒眉毛的時間去勸學生放棄一個錯誤的直覺、一個很糟糕的文書素材,你要不要讓他重寫,你要不要跟他說實話?如果他很瘋狂地想要給自己打造一個很虛假的人設,你要不要把這個事情點出去,跟他發生這個沖突?一個不適合他的學校清單,你要不要跟他反復的去解釋?長線學員在一個錯誤的時間去做活動、規劃和競賽,我們要不要勸他不要做?或者說他自己要往后退,不敢面對挑戰時,你要不要逼他一把?

這些都是很討人厭的活兒,也是老師們在申請季很忙的另一個原因。但是我覺得這些責任感恰恰是一個好的申請顧問必須要有的。能不能去講真話,能不能在這個時候把道理講明白給學生,我覺得是很教育的一個事兒。很慶幸的是,我覺得在咱們團隊里面,大家都是這樣有責任心的人,是愿意做教育,愿意這樣逆著本能去做事的。

我覺得要把握住基本的責任心,然后抱著這個目的往前去做。申請團隊最早指導的學員不少都在市面上遇到了服務不靠譜的機構,在TD社群里面問咱們能不能幫助他們,我們也沒有辜負他們的申請季。一步一步走到今天,我們團隊的每一位老師都認可這樣的準則。

學員拿到offer后來看望老師們

Q6:我們的團隊中有哪些這樣逆本能去做事的例子,可以分享一下嗎?

A:有時候老師們甚至會因為反饋意見導致產生和學生家長的沖突。有的學生感覺委屈,憑什么說我的東西都不行?比如馨婕老師,面對今年一個托福滿分的學員,在申請季一次次地告訴學生新的稿件里的問題,并給出重新調整的建議,這個孩子最后去了芝加哥;比如Alice老師,有一個學生已經幾乎定稿的稿件在文書群審過程中收到了很多新的建議,只能重新調整,這個孩子最后去了弗吉尼亞大學。

鼎南老師經常和自己的學生說:要么你要拿出新的東西,來argue為什么這個東西就是足夠好,如果你沒有辦法跟我辯論贏的話,我們還得再挖別的東西出來。這個過程有時候很沮喪,但學生最后會想明白,老師是為你負責任才會說這些話。

咱們的申請老師都有一個共性,或許也是所有TD老師的共性:希望下一批的小孩能夠接受比我們那個時候更強的教育。其實是隱隱約約有這么一點較勁兒的成分在。我個人的教育愿望一直是能夠讓培養出的學生在接受國外教育的時候能夠更加自信地去溝通,爭取機會和資源,從而成長并做出一些不一樣的事情。

然而要做到這一點,首先得確保學生能對自己負責。

無論看起來多成熟,我們知道自己輔導的是青少年,很容易掉鏈子,遠程合作有時會出現失聯等情況。咱們的后期流程老師,會負責把整體材料進行詳細的梳理,像一個倉庫保管員一樣,每件事情都會督促學生去一項一項完成。如果學生經常出現不靠譜的行為,我們甚至有時候會不惜為這個事情開一個三方面談,嚴肅指出問題,并讓學員意識到自己應該做到的事情。哪怕這樣會產生一些沖突,也要逆著本能跟他說真話。因為最后結果如果出了任何問題的話,他自己都會有遺憾的。

陪他們打小仗,規劃老師必須是樂天派

Q7:剛剛提到“幫助他們更加自信”,這個想法是怎樣產生的呢?

A:我自己之前在美高做老師時,會看到很多留學的孩子。青少年其實應該是屬于一個人最“自我感覺良好”的一個時間段,但他們可能因為語言的原因,或者各種各樣其他準備的原因,其實是處于缺少自信的狀態。

舉一個例子,原來有個孩子他上一門武術相關的選修課,課上有練拳的內容。我就問他,我說這課你感覺怎么樣?孩子很懂事,說覺得都還挺好的。后來武術課老師邀請我來參觀,我看到他在課上基本上插不進話,全是美國人在說話。那一天我很難過,不是因為發現這個孩子聽不懂課,而是他對于課堂的期待真的太低了。

在我的認知里,如果一節課30%都聽不懂,這節課都是很糟糕的一個體驗。然而這個孩子卻因為語言和留學準備不足,能夠接受這樣的課堂。在最有自信的一個時期,他對自己的認同感是很弱的。這個才是我覺得出國之前需要做這些輔導和準備的原因,我不希望他們覺得自己比別人弱,而是能認可自己更多一些。

咱們很多老師都有這個勁兒。馨婕老師從普高畢業,在完全不了解留學申請的情況下摸索,一路從維克森林再到,逐漸探索自己的學術興趣;畢業于BC商學院的鼎南老師之前就讀美高,也看到身邊有的人因為缺乏一些指引,會面臨很多成長過程中的遺憾;郭老師擔任美本選校師超過十年了,他推薦學生申請學校時,永遠從學生更長遠的發展出發,而不僅僅是排名和難易度。我們希望接下來那些小孩能有最好的機會。大家整體的價值觀,還是期待學生從自己的文化認同出發,成長為一個世界公民,舒服、自信地接受接下來關鍵而美好的大學教育。

Q8:那么我們的后期老師具體是如何幫助學生建立自信的?

A:其實就是一仗一仗打小仗。整個申請包括規劃、監督、選校、文書。TD申請的指導服務中,文書老師和規劃老師是一體的。之所以這么做,是因為最后這些規劃的內容都是需要以故事的形式呈現出來,最后講故事的人跟前面設計的應該是同一個人。這些老師本身也有海外學習和跨文化的經歷。當然,選校老師在這個過程中也會給建議。但是這種共情的能力其實是很重要的,包括通過親眼所見的,或親身經歷的事情帶來的共情。

規劃的成長陪伴的時間可以很長。我現在還在指導一個美高的孩子,雖然她從九年級才開始簽約,但她初一的時候,我已經給她上過一些課。等她申請完大學,我已經認識這個孩子6年了。

她初一是普通中學,沒有上過任何國外的課程內容。我在剛開始指導時,并不會刻意要逼她去構建一個人設,而是從基礎能力出發,每一年比去年要強。最開始就是語言能力上,怎么讓她一點點把托福分數考出來;再到后面更多是在知識構成上,比如我在跟她溝通閱讀材料的過程中,會給她補充背景知識,也能夠引發她的一些興趣。

她在美高讀書一年后比之前更自信了,我開始建議她去參與寫作和演講類的競賽。九年級的暑假我推薦她參加JohnLocke競賽,她會覺得有點難,但我知道她其實是能做的,并且藝術與哲學的話題也是她感興趣的。我說,你敢寫我就敢改,你就往前沖就好了。

當時她其實是被逼著去看康德,看不太懂就找中文的,看不明白的地方去查,查完對應回去英文,然后形成她的初稿。她要花很多時間,我也要花時間去梳理她的東西。最后她拿到了一個獎項。這一仗打贏了以后她就有信心了,她就知道以后類似的寫作類學術競賽,她也可以參加,也可以拿獎,她就多了一種可能性。如果這個時候沒有人推她一把,以后遇到類似的事情,她就會覺得太難了,留在舒適區里。最近她正在慢慢往藝術史的方向發展,并圍繞著這個方向做夏校和一些其他的科研項目等。

做規劃老師必須是很樂天派的,一定是能希望學生好,有更大的發展空間,能幫學生看到新的可能性。

文書老師就像半個心理咨詢師

Q9:文書老師與學生溝通的過程是怎樣的?

A:我們在文書溝通過程中,有時候感覺自己像半個心理咨詢師。學生有同輩壓力等各種各樣的問題,我們得聽得懂他在說什么,這個過程中需要有很大的耐心。甚至有些學生會和我們分享一些很壓抑,很偏激的素材。

我曾經遇到一個孩子,他有很多的負面情緒要處理,我們差不多三四月份的時候就開始一點點的和他做頭腦風暴,但大部分的內容都不能用。他只是需要一個機會把這些說出來,根本不在意說這個東西能不能寫進文書,而且在他傾訴完之前,其實他是無法開始創作的。

我記得很清楚,8月份的某一天,他跟我說,老師你們也挺不容易的。后來才知道他跟自己父母的關系也和諧了些,然后接下來他的狀態就很積極,我們雙方的信任和默契也加深了。

類似這樣的“心理咨詢時刻”其實是申請季所有認真去做的老師都會經歷的。我們每一個文書老師在申請季都體驗過無數次想出新的點子,推翻,然后又想新的點子,又推翻,這樣的一個過程。我們也設立了文書群審機制,幫助老師和學生從不同的角度收獲更多的客觀反饋。

前期老師是一面鏡子

Q10:在學生進入服務前,我們的前期顧問老師主要在做哪些工作?

A:前期老師就更加辛苦了,因為前期老師實際上相當于是我們的一面鏡子,我們社群里的孩子,或者說當他們剛了解到TD申請的時候,首先會接觸到前期老師。

無論這些孩子們對申請了解多少,前期老師都會不厭其煩地幫他們做一些普及的工作。包括需要很耐心地幫學生去做一些初步的規劃,分析他的現狀,讓他擔心該擔心的事情等。我個人覺得我們的前期老師還是非常優秀的,因為他們對學生已經有了初步規劃的能力。雖然他們不上手具體去做申請的事情,但他們對于整個時間點和學生綜合實力的把控還是相對了解的。而且他們對于一些問題,會在和后期老師很詳細地溝通后,給學生一個接下來大致的規劃方案,這就是前期老師的工作。

申請和課程還不太一樣,因為課程至少有一些時間點是固定的,但是申請無論是前期咨詢還是后期申請,相對來說時間是靈活的,而且這些靈活的時間往往就是在非工作時間,沒日沒夜地溝通。因為你休息的時候他們也休息了,休息的時候他們想問個問題,那就很正常。

本質上來說,家長在選擇一家申請指導機構時都需要判斷這個團隊是否靠譜。而我們團隊一直努力做到的是有耐心地講真話。磨合到最后,我們和學生、家長的信任增強,申請季的配合也更默契。

遺憾與期許

Q11:2021申請季有哪些遺憾和挫折?

A:很優秀的孩子沒有錄取到某個很優秀的學校。

比如說今年咱們錄取芝加哥大學的一名學員,在ED的時候申請了賓大。賓大是我的母校,我很希望他能被錄取,但賓大當時defer了他(雖然沒有直接拒掉)。他接下來ED2申請了芝加哥,然后芝加哥就被錄了。

我覺得他在申請季是真的脫胎換骨,他的文書能夠越寫越好,也能夠在修改的過程中慢慢地學會怎么去改自己的稿子。我們兩個后來就像兩個老師在溝通,他能夠比較客觀地去評價自己素材的好和壞。比如他有a和b這兩個素材,他會知道其中a素材比較新穎,但可能有點偏激,用起來有點冒險,相關性沒有那么大;b素材比較穩妥,但是就會相對平庸一些,然后和我聊聊看怎么去抉擇。事實上沒有人的每個素材都是十全十美的,他能夠坦然面對這些事情。

他是很能夠為自己的選擇去承擔責任的一個男孩。最開始的時候,他媽媽會參與我們的進度,會有焦慮。但是某一天,應該是孩子和媽媽溝通過,他媽媽最后一次問完我和郭老師關于他的情況之后,說孩子對幾位老師的評價都很高,就拜托大家了。之后媽媽就再也沒有單線聯系老師。

當他被賓大defer的時候,我真的挺郁悶的。因為我覺得像這樣的孩子如果成為賓大的一員的話,賓大的確就收獲了一個優秀的人。其實在頂尖學校的錄取中,就很難說被錄取和未被錄取的學生之間差在哪里了,因為他們各方面的標化其實都已經達到很高水平了。我從來沒有懷疑過他會錄不到優秀的學校。芝加哥大學也很好,但為什么賓大沒錄,真的不知道,如果他defer到RD的時候,沒準也能錄了。但是這都沒辦法再去印證了,這也是算一個小遺憾吧,因為各方面我們都覺得已經是做到最好了。

由于今年各種變化的因素,大家確實會更焦慮,所以明顯在最后關頭會跟家長和學生進行比以往更多的溝通。申請季沒辦法重來,很多遺憾更多也就是無法印證的其他可能性。

一進公司就有一整面墻,掛滿了同學們拿到的offer

Q12:對2022Fall的期許?

A:其實2022年希望能夠帶領更多普通的孩子修煉、成長,并最終取得滿意的申請結果。這個是我們一直希望看到的。

TD社群里的孩子和家庭有很多都是努力自我提升的一群普通人,或許沒有特別光鮮的背景,但我們期待幫助這樣的留學家庭取得優秀的錄取結果。事實上我們在中檔(差不多SAT分數1400,或者托福90-100左右)的學生身上會投入大量的心血,因為他們往往是被升學指導和老師們忽略的申請季“普娃”,但他們也是升學結果浮動最大的一批人,好好做申請和不好好做的差距會特別大。所以我們愿意去花這些時間,努力幫助他們申請到滿意的結果。我們在2022 Fall也會這樣努力下去。

向下滑動查看更多,點開可看大圖

TD申請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