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TD SAT教研組對今年3月北美的SAT考題進行了解析編寫,現在無條件分享給各位同學。如果你未來還要參加SAT考試,相信這份解析會對你非常有價值。領取方式見文末。

21年3月SAT北美場使用的卷子,是20年8月多套實驗卷中的一套,但只有極少數考生見過這套卷子,所以這是一套新卷。3月26日,購買了QAS(試題和正確答案)服務的考生,就看到了這張卷子 。

想要領取2021年3月北美SAT真題和答案解析的同學,請直接滑至文末進行領取~

SAT真題及答案解析

以下是TD SAT教研組對這套卷子的點評:

2021年3月北美SAT閱讀真題

 

閱讀點評-熊老師

本次考試閱讀部分難度中等(只有偉大文獻難度較大,行為科學文章略有難度)。根據TD SAT教研組統計的Curve,閱讀部分的curve有容錯率,所以這張卷子的閱讀部分是比較好得高分的。

Passage 1 小說

節選自美日混血女作家Nina Revoyr的長篇小說《做夢的年代》(The Age of Dreaming)。這篇小說以一位1920年代默片日裔男明星的視角,小說以第一人稱敘述,靜靜地回憶1920年代到1960年代洛杉磯城市的興衰和電影圈的夢幻時光。這是一部融合了懸疑、愛情等元素的當代歷史小說佳作,在美國的讀書大眾點評網站goodreads上得分3.73(滿分5分),值得一讀

出了兩道詞匯題,一個是I gestured to convey my anguish里的convey,應該選communicate;另一個是primitive,應該選basic

現在回頭看,我們早些年干的活是很基礎的。我演的頭兩部電影,所有是室內場景都是在室外布的景,用帆布擋住陽光。現在那部最早的電影的拷貝已經都找不到了,不過如果你找到,會發現本來拍的是室內辦公室的場景,但是辦公桌上的紙卻自己會動,那是因為是在戶外拍的,被風吹的。

有影子亂動,那就是帆布的影子。那時候沒有燈光技術,只能靠日光,所以我們只能中午拍,到了下午,人的影子就會太長,就不能拍了。有一次五月末判斷意外天變得很熱,同時就去找了一大塊冰來,然后后面放個電扇對著冰吹。下雨天就拍不了了。條件艱苦,但是大家勁頭都很足。我們干活干得很有樂趣,我賺了蠻多錢,自己都覺得難以理解。

在拍這兩部戲的時候,花子(Hanako)給了我很多指導。記得有一天她用日語對我說:“電影和戲劇不一樣,戲劇是現場有觀眾看的,你要考慮sat 最后一排的觀眾,派電影你只要考慮鏡頭就行了。你只有一個觀眾,就是鏡頭。”還有一次,我的表演可能太保守了。花子說:“我們現在是拍默片,所以我們不能用語言表達。就像啞劇一樣,你要學會用身體、表情、眼睛來表演。”

我按花子的指導做了,果然有進步。花子對其他演員、道具的建議也讓電影有改善。從一個戲劇演員轉型成電影演員,比我想象得要難。當時,很多戲劇演員對電影這種新藝術形式,比較鄙視,所以自然沒有成功轉型為電影演員。而還有些不鄙視電影,愿意努力轉型的,卻也沒有成功。

有時候我和花子會去爬山,一路美景令人陶醉。又有一天,我提到一個有名的男演員,花子說他只會給電影雜志拍封面,不是一個真正的演員。我問花子為什么這樣說。花子說他演什么不像什么,不管在哪部電影里,他都是一個樣。演員必須有內在的東西,才能演好一個角色。“你的才能有十分,他的才能只有一兩分”。花子這樣夸我。我暗中感到高興。

Passage 2 行為科學

講通過一個新穎的實驗證明了,新聞媒體確實對公共輿論會產生影響。其中第16題考查實驗設計的方式比較新穎:最常見的實驗設計題一般是明確告訴考生,為了排除**的可能,實驗設計時做了什么?而這一次也不明確說實驗設計做了什么,直接問考生,實驗設計排除了什么可能?沒有設配套尋證題,反而增加了題目難度。詞匯題考了一個動詞短語,interfere with,應該選modify。文章帶兩個圖。

評估新聞媒體對人們到底有沒有影響,有多大影響,其實是一件很棘手(tricky)的事。一方面,在給大眾讀了某條新聞后,研究人員不能到人家家里去聽人們在客廳聊天,看他們受沒受到該條新聞的影響;另一方面,各家新聞媒體也不愿研究人員在他們要發布的新聞里面摻東西(所以想給人們投喂新聞難,想通過聽人們對新聞的反饋來看新聞對人們的影響,也難)。

哈佛大學的Gary King帶領很多研究人員組成了一個團隊,花了五年時間,終于讓48家新聞媒體同意配合來搞一次實驗。研究人員仿照醫藥實驗設置用藥組和對照組(即不用藥組)的方法,讓48家新聞媒體對公眾統一傳播同一套關于某一話題的新聞包一個禮拜(這個禮拜是“用藥禮拜”,treatment week),然后下一個禮拜統一停止傳播這個新聞包(這個禮拜就是“對照禮拜”,control week)。然后同時看整個推特平臺上人們的發言,結果表明,在“用藥禮拜”,從該新聞包開始傳播到之后的五天內,關于該話題的發言量確實增加了,且發言所表達的觀點往新聞包的觀點偏轉了大概2.3%。這就證明新聞媒體對公眾輿論(人們的觀點)確實是有影響的。

實驗以兩個禮拜為1波,一共做了35波。研究人員在設計實驗時,采取了兩個措施,以防大眾感覺出來其實自己看到的新聞是被人manipulated過的新聞包。一是話題由48家新聞媒體自己選,新聞包內的具體新聞,也允許48家新聞媒體自選,只是選定了話題后,這個禮拜之內就不能再傳播其他話題的內容,這樣可以防止人們看到的新聞完全一樣(第25行到第35行);二是1波實驗中的兩個禮拜,哪個禮拜傳播新聞,哪個禮拜不傳播,扔硬幣決定,這樣可以防止人們發現新聞熱點的出現有時間規律,不正常(第38行到第40行)。

最后有一位經濟學家指出,因為美國只有20%的人用推特,其他80%的美國人是不用推特的。所以嚴格來說,該實驗只能證明新聞媒體對社交媒體上的公眾輿論是有影響的,沒法證明新聞媒體對其他公眾輿論(比如人們在家庭聚會時的輿論等)有沒有影響。Gary King略略反駁了一下,說一般喜歡在推特上發言的人其實可以代表最喜歡在各種公眾場合發言的人,所以對推特上的發言的研究,還是能表明新聞媒體的影響力的

Passage 3 自然科學

講我們不能因為蜜蜂大腦體積小,就認為它完全沒有思維能力。文章簡單,帶兩個圖。其中第二個圖是比較少見的“堆積柱狀圖”(stacked histogram )。

人們通常認為蜜蜂是沒有什么腦子的小動物,只會靠本能采花粉、釀蜂蜜。但之前多項科學研究分別表明,實際上大黃蜂和蜜蜂會數數、有能力在復雜環境中找到方向、甚至有類似喜怒哀樂的感情行為

最近又有一些研究,更深入研究了蜜蜂的認知能力。實驗方法是訓練蜜蜂拉繩子或推蓋子來獲取食物,但這些動作畢竟和蜜蜂日常生活自己找食物的行為有些類似,不足以證明它們有什么特別優異的認知能力。所以我們的研究團隊又設計了一個實驗,讓蜜蜂做它們在大自然中絕不會做的事——“帶球射門得分”。

實驗方法是,想找一個塑料的假蜜蜂,然后用一個透明棍子控制這個塑料蜜蜂把一個小球推到桌面球場中央的一點,球一觸碰到那個點,糖水露出來,然后讓假蜜蜂假裝吃糖水。整個過程故意讓幾只活蜜蜂在旁邊目睹,看了幾次后,讓這些或蜜蜂上場,結果它們全都學會了把小球推到中央那個點,讓糖水露出來,吃到糖水。

為了搞清楚蜜蜂的學習能力,再做一組實驗。把蜜蜂分三組,第一組,讓它們看剛剛學會運球得蜜的蜜蜂推小球獲得糖水。第二組,讓它們看小球自己移動到中央(利用桌面底下的磁鐵),讓糖水露出來。第三組,什么都不讓它們看。

第一組,全都學會了。第二組,有部分學會了。第三組,自然什么都沒學會。

此外,還發現,桌上擺三個球的時候,蜜蜂總是會選離“球門”最近的那個球開始帶球。這個是不需要其他蜜蜂示范,蜜蜂自己就能搞明白的。

我們這個小實驗的意義是什么呢?之前認為動物的大腦,越是接近人類大腦的,就越聰明,昆蟲因為腦袋體積太小,所以一般認為它們是沒有復雜認知能力的。我們的實驗表明,不能完全以大腦體積去判斷大腦是簡單還是復雜。

由于野花數量減少等原因,全世界的蜜蜂總數量一直在下降,在知道蜜蜂原來這么聰明后,也許我們應該花更多力氣保護這種小動物。

Passage 4 偉大文獻

節選自廢奴主義者Paul Thomas在1841年2月19日發表的一篇演說。文章寫作年代早,語言難度大。第二自然段第21行到第45行,是一個長達20多行,共300多個單詞的超長句,很多考生表示沒看懂(TD SAT教研組會把這個句子的詳解增補進原《TD SAT長難句》)。由于作者在文章中使用了vassalage(家臣仆從)、traducer(誹謗者)、quixotism(不切實際的)、fain(樂意地)、pelting(盛怒)、pander(迎合)、bridle(束縛)、shaft(箭桿)、buckler(小圓盾)、anon(不久后)、unscathed(未受損的)等生僻詞,還有莎士比亞才認識的durst(dare的古體過去分詞),所以有的考生隔空開玩笑罵作者:“Paul Thomas,你說你這算什么本事?有種你寫文章不要一邊寫一邊查thesaurus”。

我經常問自己,我們的后代會怎樣看我們廢奴主義者現在卷入的這場奇怪紛爭。我們一次又一次在報紙上寫文章,集會發表演說,為什么證明什么呢?只是為了證明一個人只能讓自己當自己的主人,不應該由另一個人來當他的主人。這本來是天經地義、不需要證明的事情。我們居然還要證明這種不需要證明的事,這說明現在那些反對我們的人,心智已經被偏見占據,處于一種家臣奴仆(vassalage)的愚昧狀態。

在歷史上,曾經存在愚昧的宗教裁判所,把伽利略投入監獄,逼他收回自己說的那些真話。在歷史上,曾經有很多個時代,都發生過這樣的事:有些保守派因為成見和私利,非常頑固(with tenacity)地一直欺騙民眾,阻擋進步的道路,剪去天才的翅膀,阻擋真理。很多進步人士的能量被這些人奪去,活動的范圍被這些保守派限制。勇敢的進步人士(reformers)用巨大的能量與其所在時代的保守邪惡斗爭,遇到保守派的強烈抵抗,經過長時間的艱苦(arduous)斗爭,才實現了改良。

所以,類比推理使我們有理由相信,我們廢奴主義者陷入我們正處于其中的斗爭,也是很正常的事。我們正在進行的這一斗爭的特點和激烈程度,和歷史上那些改良者和保守派進行的多次斗爭的特點和激烈程度,是近似的(not so dissimilar)。我們知道,我們面臨的斗爭也將是長期艱苦的,但是最后也一定會取得勝利。

我們要使奴隸獲得自由,他們做人的權利和壓迫他們的人(奴隸主)是相同的。大家都是比天使低一檔的人,而不是奴隸主比天使低一檔,奴隸比奴隸主再低幾檔。

道德領域的革命中,往往會出現各色人等,表現出各色情感 。會出現一些革命者,他們熱情、勇敢,也會出現一些保守派,他們不信任革命者、怕革命者、聽到革命者說的某句話就嚇得打抖、抱怨革命者是極端主義者。現在進行的這場道德領域的革命,也不例外。

僅僅在五年前,在廢奴不廢奴這個事上,還是保守派占上風,全美還籠罩在黑暗陰郁的氣氛中(a gloom in the atmosphere)。多虧了一個人,就是威廉·勞埃德·加里森(著名廢奴主義者,他的文章也可能會被SAT別的卷子拿去出題),他挺身而出,帶領我們在過去五年力挽狂瀾,把廢奴主義事業推進了一大步。加里森先生的偉大,有目共睹,不用我來再寫一個eulogy來贊頌。

改革者要完成的任務絕不是令人愉快的。在斗爭的過程中,改革者的act 會觸碰到看不到的隱藏的機關;往往會同時(at once, 出了一道詞匯題,應該選simultaneously)受到贊揚和辱罵。改革者要取得成功,有蠻多是靠運氣,但更多還是靠他自己。誹謗者誹謗他的時候,他必須自己舉證來證明自己的確保。歷史上所有的改革者多多少少都要受些迫害,當下美國的廢奴主義者受到的迫害尤其多。

Passage 5 自然科學(雙篇)

常見的天文學題材,略有難度。雙篇綜合題照例分別問了雙篇之異和雙篇之同,但是并不難,在兩篇文章中的證據都比較好找。出了一道詞匯題give up,應該選reveal

第一篇文章是講:通行的行星形成理論認為,由于引力相互作用等原因,某些行星可能會從其母系統中彈出(不再繞著恒星轉)。這些行星被稱為流浪行星(rogue planets或free floating planets)。2006年,一位叫David Bennett的科學家和同事做了一項對流浪行星進行“人口普查”的研究,發現了10個質量和木星差不多的流浪行星。Bennett據此估計,銀河系中,質量和木星差不多的流浪行星的總數量是恒星總數量的兩倍。此外,雖然這次研究無法探測到質量低于木星的流浪行星,但是由于個子小的行星比個子大的行星更容易被甩出軌道變成流浪行星,所以科學家們估計,質量和地球差不多的小個子流浪行星的數量比質量和木星差不多的大個子流浪行星還要多。

以前早就發現了少量質量是木星三倍以上的流浪行星,但科學家們也不確定這些家伙到到底是流浪行星還是褐矮星。因為最大的流浪行星的體積正好和最小的褐矮星差不多。

第二篇文章是講2011年,又有一位叫Mroz的科學家和同事用微引力透鏡技術,在行星、地球和恒星成一線時,可以觀測到平時看不到的行星,測算出木星大小的流浪行星的數量是恒星數量的0.25倍,這個結論和2006年研究的結論形成了尖銳的反差。

參與2006年研究的Bennett承認,確實沒有那么多木星大小的流浪行星,之前的結論顯得不太嚴謹、有瑕疵,因為之前的研究可能是把一些褐矮星誤當成體積較大(木星大小)的流浪行星了。

注:星際行星,又稱為流浪行星、游牧行星、自由浮動行星、孤兒行星、孤獨行星。
( interstellar, nomad, rogue, free-floating, unbound, orphan, wandering, starless, or sunless planet)
粗略地說是不繞任何恒星公轉的行星、只圍繞星系公轉的行星。

2021年3月北美SAT語法真題

語法點評-Ada老師

語法部分主要涉及的考點有:

名詞的單復數及所有格

要求在individuals’ motives 和 individual’s motives中選一個。名詞的單復數一般適合所有格合在一起考察的,此時可以先判斷所有格,這里想表達“個體的動機”,所以“個體”后面應該加一個所有格,排除選項中individual后面不帶撇的選項,剩下individuals’ motives 和 individual’s motives,此時需要看individual前面有沒有冠詞,比如an或者the之類的。

如果以上都沒有,那么應該選復數的individuals,此題大概率是選individuals’ motives(不同的人加起來有很多的動機,所以motives也是復數。)

詞義辨析

涉及enhancing, exalting和embellishing這幾個詞的辨析。一般來說詞義辨析是同學們比較害怕的題目,但這次語法題中的詞義辨析還好,基本上都是同學們認識的詞。

enhance是“提高”(to increase or further improve the good quality, value or status of sb/sth)

exalt是“提拔;表揚”(to make sb rise to a higher rank or position;to praise sb/sth very much)

embellish是“裝飾;潤色”( to make sth more beautiful by adding decorations to it;to make a story more interesting by adding details that are not always true)

增減句子

在一篇講工作場所dress code的文章中,問到了“Only 18% wanted a more formal dress code”這句話該增還是減。這道增減句子題不光要求support原文,還要求符合圖表,但是話又說回來,即不光要求符合圖表,還要support原文,所以二者缺一不可。如果同學們在作者道題的時候只去圖表數據中找印證,而沒看原文,那么是很容易選錯的。

而且,一般來說這種同時要求符合圖表的增減句子題,比較快速的做法是先看原文,只要符合原文,大概率是符合圖表的,那么這個時候其實已經可以選了,不放心的話,時間來得及就再去圖表印證下。這道題的這句話就是要增的,因為它support了前文的argument(前文的論點是people don’t like dress codes)。

主謂一致

主謂一致基本上是每套試卷的必考題,而且這類題很容易一不小心就去用時態去做,其實所有的時態題在做之前都應當先考慮一下主謂一致,因為主謂一致的判斷比時態快,一旦主謂一致判斷出來,大概率是不需要再看時態的,是可以直接選答案的,比如這次考到了一個單數的主語,問后面的謂語是用“are illuminating”還是“illuminates”,那么答案顯然是后者。

2021年3月北美SAT數學真題

數學點評-劉明奇老師

本次北美SAT考試數學部分總體難度不大, 大家在備考過程中經常遇到的考點,如:線性方程、方程組、解不等式組、指數模型、概率、數據統計,圓的方程、全等三角形等,依然是本次考試重點考察的知識。

在本次考試中考到了這樣的問題:A,B兩組數據的平均值作比較,其中一組存在較大的outlier,問A,B兩組數據誰的平均值更大一些?

除此以外,在統計部分中也考察了大家而非常熟悉的boxplot,有一道題目是問Greek median和Roman median誰更大,我們知道在boxplot中可以直接看出median的數值,因此直接比較大小即可。

同時在不等式組的考點中有這樣一道題,選項中哪一個點能夠滿足y>4x 和 y <-x,類似這樣的問題我們可以直接從選項入手帶入到題干的不等式中驗證。

除了上述題目之外,在同學之中討論比較多的還有一個elephant lifespan的問題,在這道題目的題干后面沒有明確寫出保留到小數點后幾位,因此有一些同學會不確定究竟需要保留幾位小數。但實際上在試卷的direction部分已經明確告訴了我們類似的結果應該如何涂卡。上考場之前,記得先熟悉數學答題卡的涂法哦~

雖然本次考試總體難度不大,但我們可以猜到數學部分的curve應該會比較嚴格,容易馬虎出錯的同學會在上面吃虧。


2021年3月北美SAT真題解析領取方式

請掃碼添加TD客服微信

并發送關鍵字SAT真題

即可免費無條件領取真題答案解析!

SAT真題